•  

    患病旅客飞机上猝死 家属向航空公司求偿

    二审法院航空公司已尽充分注意和求助义务无需担责

    发布时间2019-02-18 11:07:23


        本报讯 记者  安海涛  通讯员 徐佳茵旅客乘机途中发生昏厥航空公司救助后?#25351;?#24847;识经停时旅客表示不下机就医坚持继续航程飞机起飞后旅客再次晕倒紧急返航送医?#24674;?#36523;亡事后旅客家属向法院起诉要求航空公司偿付医疗?#36873;?#27515;亡赔偿金及丧葬费等?#24067;?10万元近日福建省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该案作出二审判决撤销原判驳回旅客家属全部诉讼请求航空公司无需承担责任

        符某于2017年两次因胸腔积液在哈尔滨住院治疗随后被确诊为胸膜?#20303;?#33016;腔积液糖尿病心力衰竭心功能级缺血性心脏病

        2017年12月17日符某乘坐H航空公司由哈尔滨飞往厦门的航班该航班中途经停南昌起飞后40分钟符某在座位上晕倒乘务员迅速广播找到旅客中的医务人员?#33489;?#26576;救治经服用速效救心丹后符某意识?#25351;?#27491;常机组人员遂安排其到?#36820;?#33329;休息由乘务长单独服务并安排机上的医生乘客陪护期间乘务长多次询问符某是否需要就近备降或者是经停南昌时叫?#26412;?#20154;员进行救治符某表示自己已经好转可以继续乘机

        飞机经停南昌时乘务长再次询问符某是否需要终止航程并提出帮其联系家属符某表示其已?#25351;?#27491;常可继续乘机无需就医应符某要求机组人员特向管理部门申请让其留在飞机上休息期间符某并无不适反应还能自己拿取行李使用手机

        第二航段起飞十分钟后符某再次晕倒乘务人员迅速展开救助先后采取了心肺复苏胸部按压吸氧注射肾上腺素等一系列措施机长也迅速返航南昌将符?#20056;?#21307;抢救其后符某抢救无效死亡医院出具的死亡证明为猝死

        事后死者之子小符向法院提起诉讼小符认为符某与H航空公司形成航空旅客运输合同H航空公司未能将其安全送达目的地构成根本违约应?#33489;?#26576;的死亡承担全部赔偿责任

        H航空公司则认为首先符某系因自身健康原因猝死根据合同法规定承运人无需承担责任其次机组人员在整个过程中始终全力为符?#31243;?#20379;救助已尽到法律规定的救助义务再次航空公司劝说旅客的注意义务并非法定或?#32423;?#30340;合同义务在没有法定解除合同事由的情况下航空公司没有权利?#35009;?#26377;义务单方解除合同要求旅客终止航程下机就医

        一审法院审理认为符?#20056;?#22240;自身疾病死亡但H航空公司在经停时未能?#34892;?#21149;解其下机就医存在过错?#39318;?#24773;确定H航空公司承担符某死亡损害赔偿责任的40%

        一审后双方均向厦门中院提起上诉

        厦门中院经审理认为符某生前患有心力衰竭心功能级缺血性心脏病糖尿病等疾病结合在案的其他证据应当认定符某系因自身健康原因引发死亡H航空公司在整个过程中已经尽到了充分的注意义务和救助义务并不存在违约行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36820;?#19977;百零一条三百零二条的规定小符的诉求不能成立H航空公司不需承担赔偿责任

        据此厦门中院作出上述判决

        连线法官

        航空公司对乘客仅承担?#35805;?#27880;意义务

        就本案的焦点问题承办法官陈朝阳阐释符某死亡的结果确实令人悲痛但不能改变法律对救助义务标准的要求注意义务和救助义务都应有合理的边界航空公司不具有专业性医学知识其对乘客身体状况的关注所承担的仅是?#35805;?#27880;意义务和合理的救助义务课加其过重的义务不切实?#30465;?/p>

        一审判决在认定旅客确因自身疾病导致死亡的前提下绕过法律的明文规定仅因旅客死亡即判定其为弱者进而以航空公司在经停时未能劝导旅客下机就医为由倒推出航空公司存在主观过错要求其承担一定的赔偿责任这种判案逻辑难以使人信服这样的判决结果看似匡扶弱小追求实际正义实则牺牲的是司法的公信力和?#25191;?#31038;会的效?#30465;?/p>

        在本案的救助过程中H航空公司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空乘人员为符某调整座位安排陪护展开救助申请特权等劳心劳力全程照料机长返航迫降时不?#35980;?#28165;空?#21152;停?#26356;是产生?#21496;?#22823;的经济损失付出如此代价履行救助义务的情况下如果承运人还需承担责任势必将对整个航空运输行业造成巨大的负面影响迫使承运人通过限制乘机年龄要求乘客提供健康证明等方式挑选旅客降?#22836;?#38505;损害整个社会出行的便捷性

    责任编辑张凯甲    

    文章出处人民法院报    


     

     

    关闭窗口

    pk10